弘益生活 Hongyi Life

光阴的故事岁月既慢且长 “白”说,你听

发布时间:2018-11-01 17:04:02 | 来源:《北京青年报》8.1
分享至:0

2018年7月24日,在From Bai系列图书首发式上,白岩松作了个人专场演讲,穿越18年的岁月,对话自己。摘录如下:

30岁,最大的人生感受是减法

不知不觉,我的《痛并快乐着》已经出了18年,《幸福了吗?》出了8年,《白说》出了3年。此番这三本书重新再出版,提醒我时间过得太快了”,另—个感触是,“我也年轻过”。

整理出版这系列书,是一个跟岁月、跟自己对话的过程。举一个例子,我在《痛并疾乐着》中写了18年前直播的事,那里面有一张我跟杨伟光台长的合影。在新书里,你用二维码一扫就可以看到18年后的我对18年前的自己说的话、我们的互动,这就是这本书的新玩法,新看法。我们意图尝试一种新的模式。互联网时代传统图书可以怎样更新换代、立体化、多媒体化、进入3.0版?页码数不变,怎么样去让书变得更厚?这三本书只是一个尝试。

30岁最大的人生感受是减法。我经常提醒,在30岁之前要玩命地做加法,要去尝试。你不知道白己有多少种可能,你也不知道命运将会给你怎样的机缘,不试你怎么知道?但到了30岁那一年(2001年)我做了非常重要的一个减法,我停了自己的节目,停了一年,没有任何出镜。那个时候我可以做很多东西,但是我最终发现只能做新闻,我也最该做新闻。

40岁恐怕困惑是最多的

中国人有一句话叫“四十不惑”,但我觉得现今这个时代40岁恐怕困惑是最多的。

我的中年危机很早,三十六七岁就开始困惑,我干这一切有价值吗?有意义吗?我到底要干什么?《幸福了吗?》这本书就是在这个基础上诞生出来的。

40岁的时候你要思考,你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你拥有了很多的答案,周围的环境不变化,你会幸福吗?我有八个字说得比较重,我觉得我们现在是“道德赤字,人性亏损”,这才是现在最大的赤字和亏损。

前些天就在离这儿不远,我亲眼见到两个车相撞。其实撞得没有那么严重,该负责任的车主对另一辆被剐蹭的车主说,咱停到路边处理。人家慢慢停在路边了,那辆肇事车倒跑了,一车人也没有拦着他。这会是一个负责任的父亲吗?这会是一个负责任的儿子吗?更不要说他怎么会是一个负责任的公民。而他可能是你的司事。

50岁,要做一个怎样的既得利益者

对于50岁的人来说,有两个挑——第一个挑战是你自己,你是不是还对很多事情好奇,你的人生观是如何的。我觉得我50岁最大的收获,就是我善待每一个今天。20岁的时候容易活在明天里,一不注意,50岁容易活在昨天里。但是我努力克制自己,既不活在明天也不活在昨天,我善待每一个今天。50岁的人就不该总是“明天再说”或者“昨天真好”,我觉得今天最好。

就像史铁生说的那句话,“当我的腿刚不能走路时,我坐在轮椅上天天念奔跑打篮球的时候,每天都非常痛苦。又隔几年,我在轮椅上生了褥疮,天天难受,那个时候天天怀念什么都不痒什么都不疼,安静地坐在轮椅上的时光。又隔了—些年,我得了尿毒症,我总要去透析,那个时候我就怀念刚刚有褥疮的轮椅时光”。

另外一个大的层面,四五十岁的时候,在中国,你要做一个怎样的既得利益者?我非常担心我们身边的很多人,年轻的时候,因为希望而去实现很多的梦想;—旦自己实现了梦想,成为既得利益者,便成为阻拦别人实现梦想的人。

因此在几年前,我自己就以志愿者的身份去做“东西联大”,每年招11个研究生,带两年。现在已经毕业了五期,有55个研究生毕业了。我觉得做这样的“既得利益者”是很幸福的事情,你拥有了某些感触,你也有能力去带他们。

既得利益者有可能是两个方面,一方面是重新成为铺路石,我曾经说过一句话:“我不想对太多帮助我的人说谢谢,因为我要以加倍的方式去对待年轻人。”这就是我说“谢谢”的方式。我希望中国不管是物质的经济的思想的文化的……各个领域的既得利益者,当你成功的时候,要考虑你该怎么做。

版权所有© 南昌弘益科技有限公司      网站技术支持:云端科技

赣ICP备15005709号     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:(赣)-非经营性-2017-0007

友情链接:︱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 ︱ 国家科技部网站  ︱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 ︱ 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 ︱ 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


赣公网安备 36010902000143号